永远的嘎善 永远的情
2015-09-09 12:35:45   来源: 伊犁日报    评论:0 点击:

    “嘎善”,在锡伯语中有家乡、故乡之意。锡伯族人不管走到哪里,对“嘎善”始终怀着赤子般的情怀。

    作为全国唯一的锡伯自治县,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生活着两万多名勤劳善良的锡伯族人。从1764年清政府自东北调遣3000余名锡伯族军民西迁伊犁、进驻察布查尔屯垦戍边开始,一代代锡伯族人在这片热土上与各族人民休戚与共、团结奋进,书写了壮丽的时代新篇章。如今,越来越多年轻的锡伯族人走出伊犁,在祖国各地甚至国外的大小城市安家立业,追逐着他们的梦想。近日,记者通过电话和网络采访了陶园英、伊小军、吴文辉等在内地生活、工作的锡伯族人,还遇到了从澳大利亚回家乡交流、探亲的画家拓永浩,听他们讲述在外的奋斗历程和对家乡的深切眷恋。

 
陶园英

   我的家成了“察布查尔驻深圳办事处”

    “我在深圳生活11年了,从2007年开始,我每年都组织在深圳的锡伯族人开展一些活动庆祝西迁节,我的家被锡伯族朋友戏称为‘察布查尔驻深圳办事处’。”8月28日,陶园英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,她出生于察布查尔县孙扎齐牛录乡一个农民家庭,通过自身的勤奋与努力,在深圳有了自己的事业,过上了曾经梦寐以求的生活,她感觉挺幸福的。

    陶园英是家中的老大,从小父亲对她管教很严格,养成了她坚强、独立的个性。“一般来说,女孩子在家中都是比较娇气的,但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这种感受。父亲对我说话、做事要求都很严格。”陶园英说,放假时,她常常要帮家里干农活,割麦子、掰玉米、垛麦草,什么都干。上高中时,她骑的自行车胎爆了,也要自己补。

    1999年,陶园英考入郑州黄河科技学院,学习计算机应用专业。毕业后她在郑州工作了两年,2004年毅然选择南下深圳闯荡。

    “都说深圳是改革开放的前沿和窗口,我就想趁着年轻出来打拼一下,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。”经过一番寻找,陶园英应聘到新百丽鞋业(深圳)有限公司,从最基层的仓库、车间员工做起。“刚来深圳时挺辛苦的,一个仓库四五十名员工,就我一个姑娘。当时公司准备上市,每天都要对仓库进行盘点,常常加班到凌晨两三点。”陶园英因为工作出色,一年多后调任采购工作,与皮鞋有关的各种材料她都采购过,一直干到2010年。

    2004年陶园英结婚,现在有一儿一女。为了能更好地照顾孩子,2010年,陶园英离开了公司,开始边做生意边带孩子。

    “当时就是想做新疆的特产生意,包括南北疆的干果、水果、药材、牛羊肉等,前期做了很多市场调查。我和弟弟陶书龙在家附近的小区、广场、街面上,一起摆摊卖水果、干果。经过三四个月的尝试,觉得这个生意可行,2010年底开了一家实体店,取名‘乌孙鲜新疆特产’,后来又成立了深圳天山情缘商贸有限公司。”陶园英介绍说,每年新疆各种时令水果上市时,陶书龙都要回疆负责采购。“深圳是个外来人口聚集的城市,大家普遍对新疆的产品比较认可。经过这几年的发展,我们的客户遍布广东、珠江三角洲地带,经营品种越来越多,除了水果、干果外,‘西域春’牛奶、‘百信’蜂产品、‘伊卡孜’肉制品等都有经营,业务也逐渐从零售转向批发,每个月的销售额在150万至200万元。”

    每年西迁节,陶园英都组织当地的锡伯族同胞一起聚餐、唱歌、跳舞。大家不管多忙,每到这个节日,都会抽出时间积极参与,一起缅怀历史,分享各自的生活经历与感受。提到将来,陶园英说,希望自己和深圳的锡伯族人都更加努力,将事业做得越来越好,在力所能及的时候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,为家乡作出应有的贡献。

 
伊小军(左)

   像“索伦”一样扎根在义乌

    “‘索伦’在锡伯语中有木桩之意,比喻可以像钉子一样很深地扎根于地下。(注:‘索伦’一词用意比较广泛,过去也指某部落或民族)我为公司取这个名字,就是希望我们也能像‘索伦’一样,在义乌扎下根来。”8月29日,浙江省义乌市索伦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伊小军告诉记者,他自2004年来到义乌,从为别人打工到开办公司,经历过很多困难,目前公司已在当地有了一定影响,旗下有锡伯嘎善文化主题餐厅、格鲁吉亚红酒文化馆,业务涵盖国际贸易、海运物流等。

    今年32岁的伊小军出生于察布查尔县堆齐牛录乡,父亲是个多面手,会木工、电焊、修理等各种手艺。从小看着父亲为家计奔波劳碌,伊小军深受影响,懂得一切都要靠自己的双手去创造。19岁他就离开家乡外出打工,在乌鲁木齐市做过超市营业员、网吧主管等工作,后来进入乌鲁木齐边疆宾馆市场的一家外贸公司。在公司做外贸仓库管理的过程中,伊小军接触到俄罗斯人和格鲁吉亚人,慢慢学会了俄语。

    2004年7月,伊小军作为最优秀的员工,被公司派驻义乌市开拓市场。“这是我第一次坐火车,第一次出疆,也可以说是我人生的转折点。刚到义乌时,有很多不适应的地方,天气很热,饮食不习惯,条件特别艰苦。”说起最初的艰难,伊小军打开了话匣子。他告诉记者,一开始因为没钱,他只能租住在离市区25公里的农村,每天出去跑业务,从起初坐公交车、走路到后面骑自行车、摩托车,一切都从零开始,不断地跑市场、发名片、找客户,经常一天只吃一顿饭,整天都汗流浃背。1.77米的伊小军在那个阶段一下瘦到了54公斤,加上身边没有亲人、朋友,孤独和辛酸一度曾让他想放弃,但他从小养成的吃苦耐劳、不服输的个性,让他咬牙坚持了下来。

    伊小军的努力得到了认可,公司业务渐渐好转,他也逐渐适应义乌的生活,业绩逐年提高。“到2010年,公司的业务向其他方面转变,不再重视外贸市场。而我随着年龄的增长,也开始考虑成家立业的问题,就决定辞职自己创业。”伊小军说。随后,他成立了义乌市索伦贸易有限公司,并将家中的3个哥哥、2个嫂子及妹妹接来一起干。

    创业初期,过去的很多客户都支持伊小军,长期建立起来的信任让他的公司发展很快,从全家十几口人挤在一套三居室的房子里办公、居住,到拥有自己的写字楼、买房买车、为兄弟姐妹安排各自的事业,短短几年时间,索伦公司拥有员工20多名,并在海外成立分公司,在当地树立了很好的口碑。

    由于长期与格鲁吉亚人交往,伊小军与他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,并对格鲁吉亚的人文、历史、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在公司贸易与物流业务趋于稳定的基础上,伊小军将目光转向传播格鲁吉亚红酒文化与锡伯族文化。“我一直有这样的愿望,想在义乌开一家能体现锡伯族文化的主题餐厅,让更多的人了解锡伯族,感受锡伯族浓郁的民族文化。同时,我因为对格鲁吉亚红酒文化的喜爱,决定将这两者结合起来。前不久,格鲁吉亚红酒文化馆和锡伯嘎善文化主题餐厅同时开业了。”伊小军说。

    在伊小军的QQ空间里,记者看到很多图片,不管是格鲁吉亚红酒文化馆,还是锡伯嘎善文化主题餐厅,都装修得很有品位。伊小军说,红酒文化馆开业时,格鲁吉亚农业部部长达内利亚亲自来剪彩,这在国内同行中还是首例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红酒还是餐饮,我们首先想做的是文化,让更多的人了解格鲁吉亚数千年的红酒文化,了解锡伯族悲壮而又神奇的西迁文化,我觉得这是我身上的责任。”伊小军说,在“一带一路”战略规划下,他希望自己的家乡能充分利用地缘优势、资源优势和语言优势,为国家“一带一路”战略发挥作用,而他也会更努力地发展自己的事业,使之成为锡伯族人闪耀在义乌的一颗明珠。

    甘为锡伯族文化的传播者

    “如果要我给自己贴个标签,我希望可以是青年创业者和锡伯族文化的传播者。”8月30日,身在成都的吴文辉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这样说。

    注意到吴文辉,是缘于在“锡伯文化”微信公众平台上看到的几篇文章:《孙扎齐,孙扎齐》、《奶奶在第五牛录的葬礼》、《远逝的扎坤古萨》、《牛录情愫》……这些以笔名“西卡”发表的文章,文辞优美,情感真挚,其中不仅有对所见所闻的记录、对家乡亲人的回忆,还有对锡伯族传统文化、民俗、传说的整理与追溯,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看看作者是个怎样的人。

    在察布查尔县爱新舍里镇干部韩江胜的帮助下,记者联系到作者“西卡”,即吴文辉。目前,吴文辉在成都经营一家名为“奥维户外”的运动有限公司,今年32岁的他在成都创业9年。

    吴文辉说,至今他仍十分庆幸9年前以离家出走的方式来到成都,不管是出于青年时的冲动,还是梦想的指引,现在回想起来都是非常难忘的经历。

    1983年,吴文辉出生于察布查尔县孙扎齐牛录乡,幼年丧父,母亲独自一人将他和4个姐姐养大。2006年,他从西北民族大学新闻专业毕业,遵从母亲的心愿回到家乡,进入伊犁电视台当了一名记者,但他的内心并不甘于这样的安排。“离家出走是偶然也是必然,因为我一直觉得男孩子就应该到外面去闯荡。有一天下午,我突然觉得不能再这样过下去了,就回家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,跟母亲说自己去乌鲁木齐拿档案,就这样离开了家。”吴文辉说,他当时也没向单位辞职,到了乌鲁木齐后才给领导发了一条短信说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离家途中,吴文辉偶然看到纪录片《一个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——成都》,觉得这个城市很不错,就买了到成都的火车票。吴文辉下火车时口袋里只剩下23元钱。没有钱住宿,他就打114查询哪里有便宜的房子出租,然后找到郊外的机投镇打听出租房子的人家,和房东商量房租先欠着,以免费为房东家小孩补习的条件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住下来后,吴文辉首先要解决吃饭的问题。他看到成都有很多公园,公园里有很多老年人在跳舞,就上前和老人商量,能不能让他教跳舞。因为上大学时学过一些藏族舞,加上本身也有这方面的才艺,吴文辉居然说服了老人,每天教他们4个小时舞蹈,每位老人收1元钱,一天也有一两百元的收入。教了几个月,吴文辉才陆续添置生活用品,开始找工作。

    “我找的主要是公司文案、策划、培训等方面的工作,换过不少家公司,工资一年比一年高,3年前开始创业,今年4月才开了这家户外公司。”吴文辉说,他是个不怕折腾的人,童年的苦难让他学会了承担,他希望通过自己不断的努力成为家人的骄傲。

    业余时间,吴文辉喜欢写文章、做饭、养鱼、种花……他自称是一个非常热爱生活的文艺男,在他的人生规划里,出一本锡伯族的散文集是他正在努力做的事。

    “目前,我的文章陆续写了二三十篇,大概完成了三分之一,希望能用两年的时间完成它。”吴文辉说,他的文章在“锡伯文化”微信公众平台发布后,受到不少人的关注,也有报刊和图书选用过他的文章。

    “时间过得太快,继续好好地爱妈妈、爱家人,做一个爱干净、爱做饭洗碗的男子,养好我的小金鱼和花花草草,继续写文章,修正身上不好的东西,坚持做自己,我只要明天的自己优于今天即可。”吴文辉说,这是他30岁生日时写给自己的话,也可以看作是他对人生的追求。

    很朴实,却动人,这是记者采访吴文辉和看他的文章所获得的感受。

 
拓永浩

   海外游子都盼望祖国国富民强

    8月31日,记者在察布查尔县爱新舍里镇见到从澳大利亚回家乡交流、探亲的画家拓永浩时,他正在与身边的亲戚一起翻看自己的画集。画集中收录了他多年来的油画作品,有风景,有人物,有静物,多数色彩绚丽,饱含情感。

    今年69岁的拓永浩出生于爱新舍里镇,1966年毕业于新疆艺术学院油画专业。毕业后的5年,他在喀什文工团担任美工设计,曾设计过50多个剧目的歌舞剧,其中最著名的是《帕米尔的雄鹰》,1976年获全国文艺奖。

    因工作出色,1976年,拓永浩调入新疆话剧团担任美工设计,之后设计了20多个剧目的话剧,代表作《林基路》中200多人的服装设计获自治区特等奖。

    1987年,因哥哥一家都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市,拓永浩也举家移民。“哥哥说我在那边可以有更好的发展,加上当时的移民政策相对宽松,我们一家人就去了墨尔本。”拓永浩介绍说,刚去时因语言不通不好找工作,他只能跟着别人去当地农场的苹果园打工,一天要摘4吨苹果,身前挂个袋子爬上爬下,刮风下雨都不能停。

    就这样辛辛苦苦地摘了两个月苹果,拓永浩勉强学会了一些英语口语,这才开始找工作,进了一家日澳合资的公司。“公司是生产汽车和飞机配件的,刚开始都是干些又苦又累的活。我那时一天打两份工,公司下班后,我还去餐馆打工,负责炒菜、送外卖。就是这样拼命地干,生活才慢慢好转。”拓永浩说,刚去的那两年由于语言不通,常常受到一些当地人的歧视,心里感觉很不舒服。而他只能拼命地工作来改善一家人的生活。

    三四年后,拓永浩跳槽到一家巧克力工厂,负责设计包装,一干又是五六年。在他的努力下,一家人的生活环境有了很大改善,住上了宽敞的房子,有了各种福利保障。

    1996年,拓永浩家附近成立了一家地方歌剧院,他想这符合自己的专业,就毛遂自荐去做美工设计。经过一番测试,他如愿以偿地获得了这份工作。在歌剧院工作期间,他在大型歌剧《Hello Dolly》中的舞台美工设计受到澳大利亚人的好评,有人对他竖起了大拇指,还说:“没想到你这个中国人这么厉害!”拓永浩听了内心十分激动,有种风雨过后终于见彩虹的感觉。

    退休后,拓永浩更多地将精力投入到绘画创作中,画身边的景物,也画记忆中的家乡,许多美术作品都被澳大利亚人收藏。为了促进锡伯族文化的传承,2014年5月,在拓永浩的努力下,澳大利亚墨尔本锡伯联谊会成立,这是迄今为止唯一的以锡伯族成员为骨干的海外华人社团。作为联谊会会长的拓永浩这次回家乡开展文化交流活动,也可以说是一次寻根之旅。

    “这次回来,看到家乡的变化很大,家家户户的房子都很漂亮,很多人家有了小轿车。家乡人民生活得好,我们心里也很高兴。不管走到哪里,我们的根、我们的魂还在察布查尔。海外华人都盼望祖国国富民强,只有中国强大了,我们在外面才不会受歧视。”拓永浩深有感触地说,他愿意将更多的笔触投入到家乡的一景一物中,希望能为家乡的发展尽一点绵薄之力。图片均由采访对象提供 记者 王志华

相关热词搜索:永远的嘎善 永远的情

上一篇:15国媒体人齐聚新疆研讨“一带一路”经济发展
下一篇:工作人员指导商户网上办业务

分享到: 收藏
评论排行

Copyright(C) 2008--2012 ylnet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-伊犁公众多媒体信息有限责任公司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新B2-2008001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网站备案号:新ICP备08000375号
广告招商:8034112 网站建设:8037111 信息发布:8039163 邮箱:yn169-yn@xj.cninfo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