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犁中小企业公共信息服务平台

那些短视频平台上的小微创业者
2021-07-06 17:44:28   来源:中国青年报   评论:0 点击:10

那些短视频平台上的小微创业者

  各种短视频平台上,常常能看到一些年轻的创业者利用短视频、直播卖货,除了亲自试穿、试吃,有的还拍段子或者连蹦带跳地表演。他们使出浑身解数,就是为了吸引更多的关注,得到更多的流量。

  随着这种带货方式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,小微创业者争先恐后入驻短视频平台,期望能获得一席之地,其中的酸甜苦辣,只有他们自己能够体味。

  短视频平台上的小微创业者

 

 

  2020年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对各行各业造成了冲击,原本在一线城市经营轰趴馆的邱爽被迫返乡重新谋求发展。她以前就常常向朋友推荐家乡呼伦贝尔的美食,每次朋友们都赞不绝口,“呼伦贝尔的牛羊肉比较小众,也没有一个专门的品牌在推广,我觉得这是一个契机”。

  从2020年8月起,邱爽在她的抖音账号“原食日记”上陆陆续续发布了多个以草原生活、草原美食为主题的短视频,记录舒适悠闲的草原生活、可口美味的烤羊肉,半年时间吸引了上万名粉丝的关注。在直播中,她展示牛肉酱制作过程、牛羊肉的烹饪方法、令人垂涎欲滴的火锅等,以此宣传自家的产品。

  虽然目前的订单都还来自好友间的口口相传,但是邱爽也在逐步计划着未来,她希望能走出自己的带货之路,“创作一些好的视频内容,定时直播,产品上架,希望能更好地引流”。

  蒲涛做直播带货比较早,经验相对要多一些。作为一名盲盒爱好者,她直播时,会提供限定数量的盲盒供消费者拍下,随后现场开盒。目前,蒲涛的店铺中80%以上的订单来源于直播。但作为高娱乐属性的商品,怎样在直播中时时花样更新是最令蒲涛头疼的问题,她试图在直播中开创如“砸金蛋”等各种各样的玩法,以此吸引更多观众。

  藏族姑娘格桑曲珍则挖掘出了短视频平台带货不一样的意义。最初,她通过快手为自己的藏族服装店品牌推广。2019年5月起,格桑曲珍开始为家乡的花椒、核桃等土特产“带货”,从村民手中收购农产品在直播中卖出,即使遇到量少、地区偏远的“亏本订单”也坚持发货,“多卖一些就能帮到更多贫困户”。土特产的利润屈指可数,直播带货于她而言更像是一项公益事业,她说:“虽然我们做的产品量无法和大主播相比,但是我们的初衷都是一样的,就是把家乡的土特产等物品卖向全国各地。”

  引流、运营并不是一件容易事

  几个月前,抖音用户被一句“QQ弹弹,还能拉丝”的魔性广告语刷屏,本来是小众怀旧小零食的高粱饴一跃成为美食圈的新宠,一同走红的还有抖音主播“侯美丽的家乡美食”。

  与高粱饴深度绑定之前,主播侯美丽还卖过果肉山楂条、梨膏棒棒糖、山东煎饼、香酥红枣等小零食,但都反响平平。一切从3月13日开始不一样了,侯美丽像往常一样发了一条“多口味拉丝高粱饴”短视频,总点赞数首次破10万。3月14日,20.7万;3月15日,32万;3月20日,直播间史无前例的热闹,202.9万人,144.1万元,观看人数和销售额都达到顶峰。与此同时,“papi酱”“多余和毛毛姐”等千万级网红大V纷纷拍摄了高粱饴相关视频,“拉丝教程”“QQ弹弹”等关联词在热门榜上上下下。

  有业内人士分析,侯美丽高粱饴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爆火,就在于其制作的短视频通过不断重复的剧情和动作,夸张、魔性的表情来给观众“洗脑”,同时输出“梗文化”。侯美丽(也可能是其背后的团队)把握住了“梗”的有限时间,成功迎来了爆发式的增粉。

  跟随火爆而来的,是车间人手和效率配不上销售体量的问题逐渐暴露,侯美丽不得不暂时下架了高粱饴的购买链接,“争取先把手头上的订单发出去”。除了忧心高粱饴的生产销售,她还得学会消化“假怀孕立人设”“收钱不发货”“造假骗人”等质疑和指责。一个“梗”是有生命周期的,热度过去,如何维持粉丝的黏性、保证产品销量不减还需要创业者更多的努力。

  广州的阿雯和丈夫创业6年,以售卖潮流女装女鞋为主,已在淘宝上累积了近9万店铺粉丝。2020年,看到同行都开了抖音小店直播卖货,或拍摄短视频为淘宝店铺引流,“我们就也开始做抖音了。”阿雯说。

  平台的入驻对于阿雯来说并不难,但学会抖音的玩法并不是一件易事。通过反复研究揣摩头部账号和腰部账号的产品视频,阿雯开始真人出镜拍摄产品展示短视频。服装类视频每条长度在10-30秒左右,以室外拍摄、多个场景拼接剪辑加音乐为主。鞋类视频则在30-60秒左右,每条只展示一款鞋子,店铺内真人实拍加原声介绍为主。阿雯的丈夫另购置了一台相机和配置较高的手机负责拍摄,还花了不少时间学习视频编辑知识。

  运营也是一个难点,即使有着6亿日活跃用户数量,目标群体也只是其中一小部分。如何精准吸引潜在用户群体并留住他们,是阿雯最为头疼的一件事。她学着给视频分类、加标签,上传时文案内容也要想很久,“怎么能结合最近很火的梗”,但常常还没等她搞懂那些梗的意思,热点就已经过去了。

  一年多过去,阿雯的抖音小店才慢慢有些起色,但盈利远远比不上淘宝店铺。“现在我们白天拍视频发视频,还要运营淘宝账号。晚上19:00-23:00 这个时间段流量特别高,一般我们就会做直播。淘宝和抖音直播轮着来,特别累。”这让阿雯不得不寻思着再招两个帮手来协助运营。前不久,她去听了如何做好短视频平台运营的课程,了解到视频的播放量、完播率、分享量、分享后的点击量都对流量分配有很大影响,因此有不少商家选择利用抖音官方付费推广或是购买某些引流服务,“先把账号的量带起来”,同时维护用户评论,增强互动,引导观众转化成为黏性用户。

  直播电商是未来的趋势

  蚂蚁直播供应链创始人胡晓辉告诉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,直播电商是未来的趋势。目前专注于直播培训的他在不断琢磨,“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,希望能做好了,去赋能更多的主播”。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,很多宅家的年轻人成了主播,胡晓辉称之为“野蛮生长期”,如今,这些人渐渐遇到了瓶颈,供应量、团队运营跟不上,慢慢走下坡路。如果是单打独斗,基本上很难玩下去了。

  胡晓辉认为,团队作战也没有百分百成功,但是成功的概率会大大提高。最好的带货时机是人货场三样东西都做好,给消费者带来好的体验,一旦和主播产生黏性,就很难再去传统电商消费了。“粉丝超千万的娱乐主播带货能力不一定比电商主播强,因为粉丝的诉求不同。”胡晓辉说,电商主播一开始就是卖货,一点点做起来,一两百万粉丝的主播,一场销售量很轻松可以做几十万元。

 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苗月新提出,从事直播带货活动的人员应当在具有一定的市场法律法规基础知识、传播主持潜质及营销经验的前提下从事直播带货活动。除了需要相关知识的储备和工作经验的累积,甚至需要接受专业培训和指导。对于直播带货过程中的产品功效和价格宣传,有关部门应当加强监管。针对价格操纵、虚假销售等现象,则应当采取严厉措施进行处罚。

  直播电商带动数字商务的发展,特别是疫情之下,不少地方政府借直播加快实体经济的复苏,推动消费升级。在刚刚结束的2021第七届中国广州国际投资年会上,广州市领导和RCEP成员国代表共同点亮RCEP大区域直播电商地图。广州将把直播电商发展、数字商务转型经验,借助跨境电商等渠道,复制到RCEP各成员国,推广到“一带一路”国家和地区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林洁 实习生 李莹颖 张弘佳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房地产贷款增速为何创8年新低?未来走势如何?
下一篇:“中国酒都”宜宾谋变 在西部打造智能终端产业新基地

分享到: 收藏

Copyright(C) 2008--2012 ylnet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-伊犁公众多媒体信息有限责任公司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新B2-2008001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网站备案号:新ICP备08000375号
广告招商:8034112 网站建设:8037111 信息发布:8039163 邮箱:yn169-yn@xj.cninfo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