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我在投资教育股的时候,我在投资什么
2019-03-01 21:48:09   来源:格隆汇   评论:0 点击:

      去年8月10日,一纸《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(送审稿)》将整个港股教育股板块砸出了一个“大坑”。港股上市的十余只教育股,平均跌幅超过20%。之后的几则政策,又像几记重锤,砸向了教育板块。遥想半年以前,曾几何时,教育股在港股市场还是“众星捧月”般的存在,真是一眼天堂,一眼地狱。

      美股中有个俗语叫“fallingKnife”,即在一段时间内接连下跌的股票。一只股票,除非真是烂的不能再烂了,不然没有理由会永远下跌,在股市中接飞刀,就是在寻找股价反转的机会。接飞刀是个技术活,接得好,可能就捡到个宝,接不好容易扎手。

      接还是不接,这是个问题。面对已经跌跌不休的教育股,接飞刀需要勇气,但更需要理性。

1

政策这把刀

      教育板块在2017年之前是个伪命题。因为2017以前港股上市的纯教育股非常少,仅仅有枫叶教育、成实外教育两家。2017年是教育公司赴港上市的爆发期,先后有睿见教育、宇华教育、民生教育、新高教集团、大地教育、中教控股等6家教育集团相继登场。2018年延续了2017年的火热,又有6家教育公司上市。

      逐渐,一个细分的教育板块开始形成,涵盖了幼教、K12教育、高等教育、职业教育、课外培训等各个分支。

      从教育公司的上市时间,也可以看出,这两年是教育资产证券化的高峰期。不仅仅是港股,美股也掀起了一股上市热潮,2017、2018年两年分别有4、5家教育机构上市。

      这波教育的资产化热潮与政策的支持息息相关。2015年以前,受《教育法》中不能营利规定的限制,教育集团的资产证券化一直名不正,言不顺。2015年,《教育法一揽子修正案》正式删除了“......不得以营利为目的......”这一条,为教育的资产证券化开了一条口子,也为之后的新《民促法》做铺垫。2016年11月,新《民促法》经审议正式通过,对教育机构实行分类管理,可自主选择营利性或非营利性,其中,营利性学校在管理上视同公司,算是彻底为教育资产证券化扫清了障碍。

      也正是从这个时刻开始,教育领域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开始活络起来。一级市场的投融资,二级市场IPO数量大增,教育股上市之后也受到资本的青睐,在2017至2018上半年涨出了一片天。

      没曾想,一进入下半年,仿佛市场就变了天。下半年有关机构接连颁布了四部法规,就像四座大山一样,压得这些教育股的股价抬不起头了。

      每有一政策出台,甭管有没有影响,一窝蜂先跌为敬。“股市短期看是一部投票机”,当初投教育股的和现在抛教育股的,是同一批人。为何当初还叫人小甜甜,如今却叫人牛夫人,无他,政策也。

      所以说,研究教育股的投资逻辑,首先研究的是,国家的教育政策。在这里,自下而上的投资可能是不适用的,就算你基本面再好,ROE、利润率、负债率再优秀,只消一纸政策下来,这些都不成立。

      甚至说,像去年11月的《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》,其中提到“社会资本不得通过兼并收购、受托经营、加盟连锁、利用可变利益资本、协议控制等方式,来控制国有资产或者集体资产举办的幼儿园和非营利性的幼儿园”,直接把红黄蓝等已上市的幼教集团的经营模式彻底否定了。一则政策可以让红黄蓝的股价单日腰斩,足见其威力。

2

自上而下的投资

      研究教育股,先看政策,划定板块,精选个股。沿着这一套下来,或许能厘清教育板块下跌的飞刀中,哪把可以接,哪把不能接。

      其实,无论是新《民促法》,还是这些天印发的若干《意见》和《通知》,整体的基调还是促进民办教育发展,只不过这其中又有几条底线。一条是划分为非营利性后不得收取办学收益;一条是义务教育阶段,《送审稿》中明确义务教育阶段不能选择成为营利性学校;一条是前面提到的幼教。至于其他阶段学历教育,抑或是教育培训,政策出台则是以规范为主,对于职业教育,更是大加鼓励。

      政策上的分化,造就了板块选择上的分化,和板块表现的分化。

      除了政策这一决定性因素外,教育股投资还有两大催化剂。

      催化剂之一为纳入港股通。“问渠那得清如许,为有源头活水来”,纳入港股通后,可以有效提升教育股的流动性和关注度,最终反映的是估值的提升。

      催化剂之二为收购兼并。教育集团的扩张主要依靠内生+外扩。内生增长一般见效慢,增速低,无非是依靠新建学校、学校利用率提升和学费的提升。外扩增长主要靠兼并收购,见效快但不可持续。最终反映的是EPS的提升。

1、幼教

      前面提到,幼教已经被政策一巴掌拍死在沙滩上了,这样的“飞刀”是万万不能接的,因为完全没有反转的余地。像红黄蓝这样单做幼教的教育集团,没有了生存土壤,要么选择做教育服务,要么选择向国外扩张。

      好在港股市场没有这种单纯做幼教的机构。这些“混业经营”的教育集团,可以选择幼教以外的扩张路线。

2、K12教育

      K12教育分义务阶段+高中阶段。前面提到,义务教育阶段不能选择成为营利性学校,而送审稿第十二条提出“实施集团化办学的,不得通过兼并收购、加盟连锁、协议控制等方式控制非营利性民办学校”,那么是否意味着含小初中的上市教育集团就没有生存土壤了呢?

      也不尽然。究竟第十二条包不包含港股上市所采用的VIE架构,现在仍未明确。新《民促法》出台后,实施条例还没落地,它们的命运静待新《民促法》实施条例的裁决。

      这样的“飞刀”可不可以接呢?这其中就涉及到一个赔率的问题。一种可能是,实施条例将义务教育同幼教一样处理,那参考红黄蓝,这块业务的估值可能直接砍半,不过考虑到现在公司股价已经pricein了一部分这种可能性了,下跌空间可能在30%左右;另一种可能是安全上岸,那意味着前期的担忧是多余的,参考8.10之前的股价,反弹个70%不成问题。

      K12阶段学校的扩张,主要依靠的是内生增长,包括原有学校的内生增长和新建学校。这两种方式的源动力则是学校的办学能力,用什么指标衡量呢,最直接有效的,当然是学校的升学率了。小升初的升学率已经在国家的监管下被淡化了,初升高,可以考察重点高中升学率,高考升学,可以考察重点本科升学率。

3

高等教育

      高等教育板块是政策风险较小的板块,虽然在8.10政策后,高教版块也跌得不轻。

      高等教育的“飞刀”看似最值得接,因为有被政策错杀的风险,但不要忘了,再温柔的“飞刀”都是有刃的。

      举个例子。中教控股在8.10之后,基本已经补上了政策砸出的口子。新高教补上了部分的口子,至少你接了这把飞刀后,大概率不会亏钱。而希望教育则离回补相去甚远。

      股价走势的分歧,其实是估值上的众神归位。估值越高,砸下去越狠,回补的时候,还得看前面提到的两个催化剂。中教控股和新高教已经纳入港股通了,有北水的支持自然好过没有。高等教育主要依靠并购,并购需要资金,从账上现金和资产负债率就可看出,高教集团还有多大的并购空间。在这一点上,中教控股好于新高教好于希望教育。

      不过,下个月希望教育即将进入港股通,如果以二月份的表现来看,这个催化剂的效果已经显示了一些威力了。

4

课外培训

      课外培训是新加入的一个版块,去年上市的三家公司,21世纪教育、卓越教育和天立教育都有此业务,其中卓越教育是纯粹的课外培训机构。

      去年8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《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》,包含了若干细化规定,堪称“史上最严”。短期内,增加的经营成本和管理成本势必会削薄相关企业的利润率,不过,从长期看,政策的出台反而加速了小作坊式培训机构的出清,加速市场的聚合效应。

      尤其是,去年底整改完成后,合规的课外培训机构相当于成功“上岸”了。

5

尾声

      如何优雅地接飞刀,既考验胆量,也考验理智。

      2019年,更加细化的政策还在路上,它们将决定行业的走向。幼教已被掐死,义务教育悬而未决,高等教育问题不大,职教、课外培训基本上岸。接还是不接,是个问题,接哪个,同样也是问题。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理性入市,严守“价值投资”规则
下一篇:有人说2003错过房产投资、2011年错过比特币,2019年投资什么

分享到: 收藏
评论排行

Copyright(C) 2008--2012 ylnet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-伊犁公众多媒体信息有限责任公司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新B2-2008001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网站备案号:新ICP备08000375号
广告招商:8034112 网站建设:8037111 信息发布:8039163 邮箱:yn169-yn@xj.cninfo.net